平博网平博网

平博pinnacle官网
平博588体育

倒在共享出行寒冬里的途歌

    在提笔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刚好收到了来自多家新闻头条的推送:ofo公司及戴维上了“老赖”名单,法院对其做出限制消费:不得坐飞机、软卧,不得在星级宾馆等场合消费......

    关于共享出行这个东西,媒体似乎对此有着天然的报道兴奋欲,两年前当ofo、摩拜刚开始风靡城市的时候,媒体一片津津乐道的赞歌:共享单车,未来出行新蓝海!然而仅仅两年后,事情就变成了另外一番光景:共享单车行将就木,ofo总部排队讨押金盛况、途歌汽车退押金3个月等仍未到账等新闻铺天盖地地袭来,

    

    一张充满辛酸调侃的图

    

    身处媒体圈,信息往往总会来的更灵通一些。早在半年前,ofo单车还是一片风平浪静之时,就职于北京某大报的同学就在班群里发消息:ofo总部即将楼去人空,押金赶紧退!很多人没有将此当回事,虽然彼时已有共享单车寒冬将至的传言,但毕竟像ofo、摩拜这种高市场占有率的出行公司,人们总觉得它不会倒下去这么快。于是,在昨晚忽然刷屏的朋友圈ofo退押金反馈截图中,看到了那位同学的评论:“早跟你说了,现在才退!我没说错吧。”

    在涉及到百姓的钱袋子事上,媒体是不会给予任何同情的,它们对类似事件的报道,往往会成功的召集更多的人去退押金,在这样的情形下,ofo创始人戴维努力让小黄车活下去的梦想注定会破的粉碎。

    

    

    除了小黄车,共享汽车途歌的日子也不好过。据媒体报道,今年10月份以来,南京市消费者协会陆续接到十多名消费者的投诉,反映途歌共享汽车押金难退。其实早在今年9月份,途歌撤退的信息就见诸报端了,但是由于其市场普及率并没有ofo这么高,并未引起很大的传播力。反而是近期ofo的崩溃潮,再度引发了人们对途歌的关注。

    

    

    途歌在南京的最后一批撤退早在8月7日下午5点钟就开始了,一直持续到8日清晨。这是一场悄无声息的撤退。原本散落在城区各处的100多辆大众Polo,被整整齐齐地停放在南京市真武路旁的一处破旧的停车场内,等待着最后的装车运离。直到第二天一早,当南京的用户打开途歌 App 时,才惊讶地发现,地图上竟然一辆车都没有。

    几天之后,这批大众Polo出现在陕西西安,这是途歌重点进驻的二线城市。吊诡的是,车子原来的“苏A”牌照都未来得及更换。不久后,印着途歌logo的白色轿车开始在二手车交易平台上出现,卖家引以为傲地介绍,这都是以前的共享汽车,成色还很新。

    

    就在整整一年之前,途歌才高调宣布进入西安市场

    与ofo更多的是被媒体判了死刑不同,在途歌南京撤退后的同时,在北京、广州、深圳的途歌用户也明显的感觉到其线下运行的乏力,不仅原来途歌签约的停车点已经很难找到车,即使找到了,也会出现“无法驾驶”的提示。与ofo押金99块或者199块大概只是一顿请客吃饭的花销不同,途歌1500块的押金,对很多人来说并不是一个小数目。当然,最重要的是,途歌这种偷偷摸摸撤离,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做法着实不够光彩。因此,对ofo的崩溃,人们会多或少会有些惋惜,就像在昨晚朋友圈得到高频次转发的《ofo死干净了没有》这篇文章,作者对这个曾经带给我们诸多便利性的小黄车“黄”地那么快感到惋惜和同情,呼吁社会给予共享出行及青年创业者多一些宽容和理解,并反其道而行之,主动为小黄车交了199元押金。但是,这种情形在途歌身上不会出现。

    

    

    在途歌总部,越来越多的用户闻讯而来,咨询退押金的相关事宜。其实,所谓的上门退押金,人们得到的也就只是排队登记一张含有姓名、联系方式、情况说明、预计退款日期等信息的登记表而已。在现场,除了接待人员,始终没有出现途歌方面的主要负责人,导致现场不少前来退押金的用户情绪激动:“只在一张白纸上签字能解决什么问题?途歌还能撑到明年吗?他们要是跑了,我们找谁去啊?”

    据途歌工作人员介绍,他们只能保证每天给15个用户退押金,这引起了人们的愤怒,因为,按照媒体公开的数据,在途歌运营的北上广深四个城市中,注册用户已接近300万人。如果按照每天退款15人来算,那么全部完成退款则需要约548年,这听起来仿佛是一个笑话。

    为了应对越来越多前来退押金的用户,途歌显然更加倾向鼓励用户在途歌APP上提交退款申请,12月18日,途歌在官方微信公众号上紧急发布了一则《关于TOGO途歌退押金提醒》称,对于近期涉及TOGO途歌押金退还的用户,可以登陆TOGO APP申请押金提现,途歌会遵循退押金流程进行信息审核和处理,核实完毕后可依照顺序进行退款。

    

    “破窗理论”的最新实践者

    除了途歌用户押金不能退回的焦虑,更加感到人心惶惶的,是给途歌打工的运维人员,他们也出现在讨债的人群中。据了解,途歌对车辆日常的运营维护基本都外包给了第三方公司,运维人员的日常主要工作就是收车,即把散落在城市各处的车辆统一停放到途歌的指定停车点,每停一辆,可以有15元提成。但停车费、油费以及日常的小保养都由运维人员个人垫付,途歌答应报销。但是渐渐的,途歌的报销额度越来越少,目前据有运维人员反映途歌已经欠其4万余元。在将南京城内的最后一批车拉走后,途歌南京地区的负责人才告知运维人员,公司要撤退了!

    比起ofo的风波不断,途歌的遭遇更像是一种突然窒息。当共享经济兴起的时候,这种危机就已经潜藏于我们每个人身边。只是身在热潮之中,不会有人在意风险对于我们在未来带来的影响。而当共享经济的浪潮退去,创业者们曾经坚信不疑的逻辑链条却显得无比荒谬。

    惭愧的是,身为媒体,我们曾经也可能做过共享经济的推波助澜者。而当花费真金白银的消费者不可避免蒙受共享经济带来的经济损失时。我们所做的事情似乎只是在消费流量。

    如今我只希望,那些途歌的用户不必等548年就能够顺利收到退回的押金,否则“向天再借五百年”都未必够用。

    

    

    编辑//万湑龙 撰文//户志强 图片//视觉中国 网络

    关于共享汽车和共享单车这件事,你有什么想说的呢?留言告诉我们吧!我们会选取一位留言读者,送上由保时捷中国友情提供的保时捷Cayenne车模一个

    

    上期中奖读者

    

    请中奖读者后台留言快递信息

    

    不想再错过有趣有深度的好文章?快把名车志Daily设为星标吧!保证你不会失望的

欢迎阅读本文章: 李建

平博博彩

平博pinnacle官网